瞳妄

怀念。
这是初二时,在本子上写的句子。
那时的方正字满是稚气。
他回不来,我回不去。
不再联系,
这样才最好。

禁我文章。

八月开往楼兰(初中时的摘抄)

书上说,
扁平足者,忌远行。
史载楼兰国亡于公元约400年。
高僧法显游至此曰,上无飞鸟,下无走兽,遍及望目,唯以死人枯骨为标识耳。
不要像楼兰一样索取太多,你说过的。
我至今认为你说的话总是那么有意义。
猜测着什么会把这座傲慢尘世楼兰葬送。
我站在城市的中央,嗅到她的繁华。
被欲望吞噬是什么样的感觉。
“你想过楼兰曾经的繁华吗?”
“想过,说不定我们现在就坐在某座城墙上吧。”
“那你看到那时的楼兰也在日落吗?”
“看到了,我们正坐在最高大的城墙上,看到浩瀚繁华的城市外,太阳落山了。”
“是吗?那你能不能回头看下我们那个时候是什么关系……”
“……”
太阳一瞬间落下沙漠。
其实我想说天黑了我没有看清。
但是好久,说不出来。

友情与爱情
本就矛盾且界限不明
我始终这么认为

总感觉我跟我爸之间的关系
倒更像是在谈恋爱。
且欲擒故纵又扑朔迷离。

我的烦恼从来都是身边人给我带来的。
我一点都不喜欢。

不想腐下去了。
好难过。

性别不同。
何苦喜欢。

没人懂与没人去懂是两回事。

我可能真的还是喜欢hzc吧。
突然觉得这个游戏
我玩不下去了。
它麻木不了我。
我也许比我想象得要喜欢的多。
当你提起他时我的眼里就只剩下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