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年

很佛,很丧。

闻道百:

“今天风很大”
“台风来了都是这样的吧”
“一年一次”
“可是经历过很快就会忘记”
“我还是不想去北方”
“你之前说想考什么大学”
“华中科技大学,唔,或者中南财经大学”
“那都是什么,你不是文科生吗”
“我不知道的,好像很多事情都是这样,莫名其妙的,不是不敢说出口,也不是说出口来会被人质疑,只是,自己都不知道”
“听从你心 无问西东”
“可是我却一开始就把‘西东’写成了‘东西’”
“大抵人总是要变的”
“耳朵还好吗”
“嗡嗡嗡”
“像泡泡的声音呢 一个一个 没了”
“卢有光”
“什么?”
“说了再见以后会怎样”
“我保证,我会承诺的”
“你不够好,我也是,都很差劲,两粒粒子在一起只会更渺小”
“你以前说过什么话来着”
“我想想,对,那句,我们上一所大学你是以后都不想读书了还是怎么”
“那个故事的结局我看了”
“曲浩点了一根烟,他把它熄灭了”
“什么?不是……”
“知道我为什么想成为松糕小说家吗”
“银河水走向了我”
“你在干嘛”
“嗯?”
“今天晚上最亮的那颗星是蛇夫座c34”
“嗯?”
“没什么,我瞎BB的”
“卢有光”
“嗯?”
“星星是照亮不了夜空的,只有月亮才可以,可是哪怕月亮都是借来的光”
“不过好在,这些都是相对于地球而言的”
“我们一起去外太空吧”
“要变成很好的人才行啊”
“卢有光”
“嗯?”
“到时候我想送你一幅画”
“什么时候?”
“到时候,来得及的话”
“来得及的话,来得及的画,来不及的话,来不及的画”
“今天的风太大了,吹得人脑袋很晕”
“晚安,睡醒了就清醒了”
“醒了才明白自己做了什么样的梦”
“也马上会忘了做了什么样的梦”
“我不想再失眠了”
“我只想睡个好觉 你别炫耀”

让 - 保尔 . 萨特 戏谑bot:

“不会有来世”——这不知能成为多少受苦受难的人们的慰藉。

迟早得被杜鹃帅死。

参不透皆空,我执一世认真。

我也不知道我每天都在看些啥。

好喜欢这个场景。

这是一个逐渐丧失气度的年代。千篇一律或者哗众取宠,着重外在繁华超过真朴本质。锐意进取的同时,丧失平衡。
                                             ——安意如

感觉自己最近又快弯成蚊香了😕

因为从心底害怕自己不值得被爱,我们独来独往。然而就是因为独来独往,才让我们以为自己不值得被爱。

清澈从前,宛如少年与花眠。